台湾开放第二座领导人官邸----蒋经国七海寓所修

  • 文章
  • 时间:2018-10-26 07:21
  • 人已阅读

位于台北大直的蒋经国故居——七海寓所,日前已由台北市政府修复完成。蒋经国系于1969年偕同家人入住七海寓所,至1988年他逝世为止,七海一直是他的官邸。之后,蒋经国遗孀蒋方良仍在此独居约17年时间,直至2004年12月过世。之后七海便由官方公告为市定古迹并进行修复,并在今年中顺利完工。

七海寓所修复完成后,外界终于得以一窥其神秘面目,毕竟,对私生活格外保密的蒋经国,其日常生活痕迹还是要从七海才得以探其究竟。也果真如外界所传,七海平常、节俭一如寻常民家,再度凸显了蒋经国亲民、“为工作而生活”的作风。

凸显小蒋简朴风格

蒋经国至今仍为台湾民众肯定与怀念的特质,很大部分来自他对贪腐与巨富的铁面无私,也因此,他的起居与住所都保持相当简朴的风格。刚好从七海寓所的建筑风格与内部摆设,就能彰显这个特点。

七海寓所依山而建,是栋线条简单的钢筋混凝土建筑,放眼望去,似乎隐身在大片山林树海中,围墙外就是大片军事营区以及七海湖湖水,安全与隐蔽性相当高。

不过七海并非一开始就是为了蒋经国兴建的特定建筑。1950至1960年间,此处原本作为海军总部招待所,提供来台美军顾问联谊与住宿用,但60年代美军逐渐撤台后便空了下来。

刚好1969年前后,蒋经国位于市区房舍因配合道路拓宽,院子几乎被征收掉大部分,房舍变成紧邻围墙边。周边高楼四起,几乎一览无遗,连蒋介石前来探视,坐车也开不进寓所。

蒋经国最终在蒋介石授意下决定迁居,他要幕僚找些不要新造、不能豪华,最好是租来的宅邸,最后才找上由海军司令部管辖的七海官邸。不复长安东路军民杂住的情形,数百米内没有一般人家,也符合老蒋希望提高蒋经国安全戒护的期待。

相较于格局气派的士林官邸,七海官邸几乎一目了然,占地约为士林官邸十分之一,外侧仅有松柏环绕;由于只是招待所而非家居空间,所以蒋经国一家搬进来还颇为不便。只是一向讨厌招摇的蒋经国对房舍并没有什么要求,仅略加整建和扩大。

七海内部装修则相当简朴,通道狭窄,与当时台北一般家庭无异,摆设以现代化家具为主,除了电视外,没有任何跟娱乐有关的物品,也显示蒋经国提倡的平实作风。

平民居家风格

“大寿家门中,子孙必友孝,有因乃有果,百世逢其昌。”这是蒋经国七海寓所大门前石碑上的祷文,也是蒋经国搬进七海时,几个子女合送给他的礼物。

从一楼进入,就可看到蒋经国与蒋方良夫妻合照放在玄关柜上。玄关右侧为接待厅,摆有简单的台湾制沙发座椅,和茶几都是从长安东路搬来的旧物;沙发旁摆有蒋经国送给蒋孝文夫妇结婚周年纪念的台灯。由于是美军宿舍,因此厅内有一处壁炉,墙上挂着蒋经国祖母王太夫人百岁诞辰纪念画像,以及宋美龄手笔的国画。

接待厅与一旁大客厅间以简单木柜隔开,木柜展示架摆着外宾或友人致赠的纪念品,也有基督教风格箴言摆饰。大客厅由于是蒋经国接待外宾及与家族成员聚会之用,比较气派,但也不过约25平方米大小,茶几上放着蒋介石送给蒋方良50岁生日贺礼——书有“贤良慈孝”的文石。

餐厅是紧接着接待厅与客厅之后的空间,以螺钿木屏风相隔,上有“寿”字百写。内有中式圆桌与西式长条桌,边柜案头摆置蒋经国母亲毛夫人画像,与蒋经国夫妇的纪念照;一旁有座任“国防部长”时获赠的中国刺绣屏风,及一组访问泰国时受赠的象牙。

餐厅后侧有小门可通往简单的厨房,当年蒋孝勇为照顾蒋经国病体,添购的西化流理柜仍在,蒋经国那部用了数十年不换的冰箱也还保持在原位。据说为了节省,蒋经国时常将一包包吃剩的东西放在冰箱里,隔餐加热再吃;采购的水果也放冰箱,由旧的先吃,一旦烂了,削一削,蒋经国夫妇也照吃不误。

蒋经国的节俭风格还反映在七海菜钱上,70年代末期,蒋经国家中每日菜钱约200元,十几口人吃饭,连中等家庭都不如,往往一餐就是一顿蛋炒饭。尤其蒋经国执掌大政后,以不便参与私人宴会为由,与蒋方良深居简出,只要没有出访,中午与晚间都会返回七海用餐。蒋方良更几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除了洗发、去妇联会,充其量就是和蒋经国在院子里散步。

记录小蒋晚年病史

官邸二楼是蒋经国和家人的居家空间,由于晚年他们夫妇均行动不便,因此除了加设可供轮椅推行的斜坡,也安装了简易的电动设施,方便轮椅登上二楼。

步上楼梯后,二楼有一处约20平方米起居室,红色地毯配上暗绿色沙发与英式书桌家具,摆着放大镜的厅柜上,放满一张张蒋家第三代、第四代各种照片。另有一间书房,房内只有一个书桌、两张椅子,藏书包括俄文《圣经》、《贞观政要》、《四书》、《易经》、《唐诗三百首》、《荒漠甘泉》,以及各类原文书籍。

二楼另有两间卧房。主卧房依旧很小,除了柜子与电视机,案头放着蒋经国在1979年7月送给“爱妻惠存”的自画像。直到蒋经国晚年为了视力问题开刀,官邸才在蒋方良做主下,在蒋经国卧室里添了个盥洗室,方便起居,并增设一张可升降的单人医疗床,以及氧气筒等一般的急救设备。

至于蒋方良的次卧房里,除了梳妆台、衣柜,另摆了一台不到20寸的小电视及俄罗斯娃娃,似乎可以想象她晚年时光的寂寥。

蒋方良卧房外是休息室,蒋经国每天固定在此吃早饭。通常蒋经国夫妇只要一杯咖啡、几片烤面包,有时加点水果就能打发。由于蒋经国早在1950年代就被检查出患有糖尿病,到了60年代后,蒋经国的糖尿病更无法以口服药物控制,因此蒋介石特地派遣医师紧贴照料,每天固定为蒋经国施打胰岛素,从不间断,以控制病情。

但他却长期忙于民间视察,更不听医生专业意见,毫不控制饮食,到了民间有什么吃什么,自然埋下恶化的不利因子。同时蒋经国爱吃甜食,抱持着“死不了就好”的心态,就连晚期蒋孝勇安排两名医师长住在七海,定时陪着蒋经国用餐,也没什么帮助。甚至最后蒋经国手臂上已满是针孔,必须在腹部施打胰岛素。

因为政事繁忙、压力大,蒋经国晚年的失眠问题也日益严重。蒋孝武曾建议注射少许镇定剂帮助蒋经国入眠,但不久后就不见效。加上蒋经国根本找不出充足时间休息,问题越来越严重。

加上糖尿病影响,蒋经国一站立或走动,脚部就会剧痛,因此蒋经国自1983年初已无法再下乡探访民众,时常躺卧在床,只能在周末、假日固定召见俞国华、郝柏村、沈昌焕、宋楚瑜、蒋孝武、蒋孝勇等亲信到官邸谈话。甚至随病情恶化,只好改在七海卧房里批公文,逐渐拖垮他的干劲,最终也让他病逝七海。

将转型文化园区后开放

未来,七海将由蒋经国国际学术交流基金会与王雪红的信望爱基金会接手营运,但首先还是要花约4年时间,在周边兴建约4公顷面积的文化园区,与专属的蒋经国图书馆;仿效美国等国家领导人专属图书馆制度,收藏他生前相关文献、手稿、档案、书籍;预计2019年才能正式全面对外开放。

但官方也不排除会在特定时间,向公众开放目前已修复完成的故居建筑,供民众凭吊。是以未来七海寓所也将继士林官邸之后,成为全台第二座对一般民众公开的台湾领导人官邸。

只是,台湾官方这次修复虽然仔细、用心,却也把一些蒋经国行事风格的痕迹意外抹去了。

例如他坚持节约,不但冰箱、沙发、冷气数十年不换,就连七海的地毯变了颜色、漏水,蒋经国认为还可以用,十多年也不准换;七海墙壁发霉,壁纸破裂,椅子手把失灵,侍卫只能用三夹板挡住墙的破口,以免下雨渗水;就连七海官邸编列油漆钱,蒋经国都不准。这些生活印记,却意外地在修复过程中被抹去了,殊堪遗憾。

其实,蒋经国对饮食、生活要求极其随便,不光是七海寓所,通常一盘炒饭就能打发一顿,吃冷便当也是家常便饭。影响所及,在蒋经国时代,连商贾都不敢拿鱼翅、燕窝在外招摇,他也没有企业界私交,反倒结识不少穷苦村民或摆摊子小贩。

简单的生活,是非分明的价值观,却受到最深的缅怀与肯定。或许,这样的蒋经国作风,正是混乱的台湾最需要深思的课题。

上一篇:给孩子补上“吃苦”这一课

下一篇:没有了